回首頁聯絡我們電子報訂閱字級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 參與紀錄
  • 追蹤清單
  • 讀書會活動
記錄個人報名參加的課程與活動。
將你有興趣的課程、活動與書籍,通通放進來,日後點選瀏覽更方便!
藉由共讀分享的過程,激發對生命的關懷與智慧。
目前共有55個讀書會,歡迎加入!

關鍵字 搜尋
熱門關鍵字

李弘祺-近三百年西洋歷史思想
鄭治桂
-義大利繪畫-文藝復興前期 
翁佳芬談合唱音樂之美  
楊照中國傳統經典選讀經典
馬以工世界遺產


Facebook:
敏隆講堂FB . 素直友會FB
MEME覓空間FB  

首頁 > 關於基金會 > 基金會會刊

第91期基金會會刊

下載會刊

第二屆銅鐘經典講座:長篇才能走得夠遠,遇見讀者

作者:銅鐘經典講座執行企劃 廖宏霖  

銅鐘經典講座的設立,除了源起於洪建全基金會簡靜惠董事長感念其父親簡銅鐘先生的養育栽培之情之外,更重要的是她將這份幸運,理解為一種廣義的「文化基因」的傳承與創造,她深知唯有在自由的人文環境裡,文化與藝術的基因才有可能如同基因一般傳遞下去。文化的推廣需要日日緩慢微小的耕耘與經營,不過從個人所帶出來的影響,長期而言卻常常是巨大的,特別是永恆深刻的文學作品。


本屆的經典作家陳冠中,於台北、花蓮一系列五場的講座中,除了有演講、更有對談與座談的形式。從大學生、文學創作者與研究者、學院教授到一般對文學有興趣的大眾,都是這次系列講座試圖觸及的對象,這或許也算是小說家陳冠中第一次如此全面且親近地與台灣的讀者接觸,期待能夠帶給台灣一個嶄新的視野。


陳冠中在台灣的第一場講座在敏隆講堂舉行,邀請到楊澤擔任引言人,他在引言時特別提到陳冠中與台灣的淵源其實早從八零年代,就有所連結,九零年代陳冠中則是以傳播人的身分來台工作。對於楊澤來說,他是一個奇妙的混合體,揉合著兩岸三地的生活經驗,提出銳利而奇特的觀點。陳冠中後來也談起自己的創作歷程,以華文作家自居的他,說自己是到五十幾歲以後,才真正決定要將寫小說當作志業,有時候也覺得自己更像是「新進作家」,不過,若提到在文學上的認同,台北正是他文學的根,許多文學的養分都是從台灣文學而來,這次,來到台北談文學,像是回到文學的原鄉。最後,在觀眾的提問中,陳冠中引領讀者一起重新思考了,中國做為一個「現代國家」,如何與內在覺醒的「天朝主義」,產生各種內外部的張力,矛盾也許在現實中無法解開,但也正因為矛盾,讓書寫成為可能。


第二場與第三場講座在花蓮,延續著第一場講座的兩大主題:創作生命史與中國議題,在東華校園裡引起不小的迴響。不僅東華大學的趙涵揹晡蠵辿菪X席歡迎陳冠中,本次講座的幕後推手,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簡靜惠董事長也來到東華大學,一同見證這個特別的時刻。陳冠中在演講中藉由自己在文學上的啟蒙之路,勉勵年輕學子,永遠都不要放棄自己的創作夢,以他為例,寫作對他來說,並不是年少時的志業,自己也不像有些作家,是因為要回應生命的某些苦痛與起伏而寫作,他的寫作反而是想要反映他所處的時代與生活環境,看似書寫歷史,實則著眼於當代,更投向未來。


在北京待了十多年的陳冠中,也提出自己對於中國大陸在言論控管上的細膩觀察,第一個階段是2000年到2008年,當時的言論自由其實非常活躍,各種新的媒體出現,許多精彩的意見都在不同的平台上用各自的方式發聲;第二個階段約莫是2009年,微博、部落格等媒體形式大量被使用,一些新的意見領袖用新的模式產生,比如韓寒、李開復,幾乎創造了一種「圍觀可以改變世界,只要我們夠關注」的思考模式。不過這樣的趨勢似乎只持續了不到五年,隨著幾起政治事件的發生,某些意見領袖被當局抓走,2013年之後,有關於政治的言論基本上是被壓制著的,一直持續到今日,管控更為嚴密細膩,許多異議性的媒體不是關掉,就是轉型質變,灰色地帶的空間緊縮,至少目前還沒有看到新的轉機。


然而,如同陳冠中在這兩場演講中所一再提及的「反中與不理解中國是兩回事」,而做為一個中介者,陳冠中在提出自己對於當代中國的看法之際,也具備了反思的力道,他說他總是避免將一件事說得太簡化,但是所謂複雜化,又不是要將焦點模糊,如何能夠說得清楚但是又不過度簡化是他一直努力在做的事,而小說創作是達成這樣的目標,最好的方式之一。


回到台北的最後兩場講座,也是陳冠中本次訪台的最後一個週末,週六率先登場的是在國家圖書館國際會議廳與吳明益的對談,兩人針對「我的寫作私人誌」為主題,與現場將近兩百位的讀者分享他們的創作觀、創作歷程,以及對彼此作品的看法。


吳明益在短講中以寫作者在作品中所的語言風格為主題,舉出楊小娜、東山彰良等人的作品為例子,去突顯出陳冠中的生命歷程,所帶給他複雜而多元的文化環境,而這樣的文化環境又是如何在小說語言中浮現。


接著,陳冠中則提及自己無論是在閱讀或創作上,都在追求一種具備「transforming power」的小說文本,用心理學的術語來說,就是能夠造成讀者產生「認知失調」的語言,對他來說,文學作品的可貴之處便是在於,提供了這樣一種失調的可能,並進而促使人類為了尋求某種平衡,調和出一種新的形式、內容、情感與思想。陳冠中也覺得,現下這個時代,無論是兩岸三地,即便看似寫作者眾多,但是時時刻刻都會有新的事件,伴隨著新的陳述與想像湧現出來,而能夠被寫成文字的終究還是少數,整體社會的某種被書寫的慾望依舊是處在一個還未被填滿的狀態裡。


現場的讀者也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如果說書寫源自於某種整體社會自然而然關於述說或被述說的慾望,這是否也代表了某種「市場性」?創作之初是否也要將這種「市場性」考量進去,也就是說是否特別為了哪些人而寫作。陳冠中的回應令人菀爾,他說他回想起來自己寫第一本小說的時候,起心動念的當下確實沒有想過要專門寫給誰,後來真正下定決心專職寫小說之後,又到了不太會在意市場與讀者的年紀了。


最後一場講座「大師的小說課 /我的文青日子:從電影到小說」,主要是與國藝會的「小說引力──華文國際互連平台」在紀州庵共同主辦,除了主題演講之外,最特別的就是邀請到幾位年輕創作者與陳冠中同台,營造出一種「小說課」的氛圍。陳冠中首先談及自己的「文青日子」,先從記憶說起,他覺得為了要記住過去,就必須不斷描再述、再重訪,並進而才能想像未來,然而,重大事件好像把人們的記憶鎖住了,因此個人記憶的瑣碎與私我,便顯得非常重要,他的文青時代就是充斥著各式各樣的碎片,現在回想起來,每一片碎片都可以打開一個大時代的空間與時間,這也是他後來鍾情於小說書寫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57歲才開始認真寫作長篇小說的陳冠中,創作之路也許並非真的那麼「偶然」,如同所有已然成真的歷史,像是有種意志存在,走向「必然」之方向,而文學是心靈之眼,思想之鑰,總能帶領人們在路途之中,窺見那幾乎將要被遺忘的真實。在上述的某一場講座中,陳冠中提到了一個相當迷人的說法,他說相對於現今追求輕便、快速、短小的各種訊息流通方式,他從很久以前,就下定決心要與這樣的趨勢背道而馳,所以他選擇寫長文、經營長篇小說,他覺得長篇才有可能長出長長的腳,走得夠遠,遇見讀者。


第二屆銅鐘經典講座也許就是一條新闢的大路,讓陳冠中與他的作品,用同樣長長的雙腳,一起走長長的路,來到讀者的面前,與此刻的您相遇。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