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聯絡我們電子報訂閱字級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 參與紀錄
  • 追蹤清單
  • 讀書會活動
記錄個人報名參加的課程與活動。
將你有興趣的課程、活動與書籍,通通放進來,日後點選瀏覽更方便!
藉由共讀分享的過程,激發對生命的關懷與智慧。
目前共有55個讀書會,歡迎加入!

關鍵字 搜尋
熱門關鍵字

李弘祺-近三百年西洋歷史思想
鄭治桂
-義大利繪畫-文藝復興前期 
翁佳芬談合唱音樂之美  
楊照中國傳統經典選讀經典
馬以工世界遺產


Facebook:
敏隆講堂FB . 素直友會FB
MEME覓空間FB  

首頁 > 關於基金會 > 基金會會刊

第91期基金會會刊

下載會刊

洪敏隆先生人文紀念講座場記:與蘇東坡一起走過歷史現場

作者:講堂學員 黃莉莉  

11月26日下午,敏隆講堂擠滿了上百人來聽朱琦老師帶領大家一起走過「蘇東坡在歷史現場」。


朱琦老師曾在2004年前在敏隆講堂談「蘇東坡的人生境界」,時隔12年,還是一樣的瀟灑,論起蘇東坡更是行雲流水、出口成詩。但對於生長在台灣的我們,蘇東坡只是一個歷史名詞,中學時期國文課必背他的詩詞,偶爾還會跟著歌手鄧麗君唱的「明月幾時有」哼他兩句:「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這是蘇東坡著名的「水調歌頭」,有多少人能體會蘇東坡一輩子的心情?我們又如何理解他?


朱老師先以一張李公麟所畫的「蘇東坡扶杖醉坐圖」的畫像開始,讓大家認識主人翁的長相,再用一張北宋時期疆域的地圗展示蘇東坡的足跡幾乎遍及當時的最東南西北(含括他做官和貶官)。蘇東坡名滿天下,是地方重臣,很少人不認識他,卻一直被往南貶(最南到今日的海南島),他這特別的一生反而成就了他的偉大,如果不夠堅強,如何捱過那風風雨雨?

 

 

一、跟著蘇東坡感受豁達人生

 

1036年生於四川眉州眉山縣

 

1.從出生到30歲 (1036-1065年)  生逢其時,一鳴驚人,聲動天下。

◆26歲任鳳翔府簽判時,寫下: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2.從31歲到44歲 (1066-1079年) 馬入塵埃,人在官場,悲歡離合,百感交集。

◆31-36歲:遇父親過世、英宗駕崩、王安石執政、新舊黨爭


◆39歲-41歲:任密州太守 ,寫下:


〈水調歌頭〉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嬋娟,是美好的意思。蘇東坡的特點是 他心裡永遠有陽光,他永遠認為現在是最好的。他的境界就像宇宙的月亮。

 


3.44-49歲 (1079-1084年)烏台詩案,貶官黃州,詩詞文賦,噴薄而出。

◆44歲任湖州太守,遭文字獄。 12月責受黃州團練副史。


◆47歲,最多偉大之作,如:『寒食帖』、 『定風波』、『前赤壁賦』、『後赤壁賦』、 『念奴嬌 赤壁懷古』…
原名蘇軾,號東坡居士,全家十口都靠他一人才能生存,他也有愁苦、心情慘澹的句子,但他行雲流水,瀟灑極了。
在岷江邊上寫下:
〈念奴嬌〉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4.50歲到58歲 (1085-1093年) 文學領袖,朝廷重臣,地方大員。
此時舊黨復辟,蘇東坡命運改變,51歲任中書舍人,翰林學士知制誥,52歲兼侍讀學士,54-56歲任杭州太史,
開西湖,建南北長堤。57歲召為兵部尚書兼侍讀,又遷為禮部尚書 。


5.59歲到64歲 (1094-1099年) 嶺南海南,九死一生,終得北歸。


◆59歲,謫往英州,貶途一貶再貶,惠州安置。

 

◆60-61歲謫居惠州  

 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62歲,5月再貶海南

 

◆63-64歲,謫居儋州


「溪邊古路三叉口,獨立斜陽數過人。」
「但尋牛矢覓歸路,家在牛欄西復西。」


◆65-66歲,遇大赦,北歸
餘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陽召我魂,杳杳天低鶻沒處,青山一髮是中原。


我們跟著蘇東坡走過北宋的版圖,發現中國到處都是他的足跡。回到前面李公麟的畫像,
蘇東坡仍自題:


心似已灰之木 身如不繫之舟
問汝平生功業 黃州惠州儋州

 

 

他為什麼能如此豁達?
-- 與生俱來的樂觀天性
--多角度的思維方式
-- 海納百川,融會貫通
--恢弘的時空意識
--人道精神,博大情懷

 


蘇東坡是北宋最有知識的人,不鑽牛角尖,看的角度與人不同,從宇宙的時空意識來看人生,不拘泥於小是小非,不會想不開。

 

 

 

二、蘇東坡的人性高度



1.蘇東坡的平等心


一般在官場上很難看到官員有平等心,我們從〈上元夜遊〉最能看到蘇東坡的平等心:


己卯上元,余在儋耳,有老書生數人來過,曰:「良月佳夜,先生能一出乎?」予欣然從之。
步城西,入僧舍,歷小巷,民夷雜揉,屠沽紛然,歸舍已三鼓矣。舍中掩關熟寢,已再鼾矣。放杖而笑,孰為得失?


從皇帝到老百姓、到僧人,都跟他相處得很好,找不到他品德的小錯。

 

2.蘇東坡的悲憫


48歲得子,隔年卻失去這兒子,時在黃州:


「吾老常鮮歡,賴此一笑喜,忽然遭奪去,惡業我累爾,歸來懷抱空,老淚如瀉水,故衣尚懸架,漲乳已流床,
感此欲忘生,一臥終日僵。」 〈哭子詩〉


「磨刀入谷追窮寇 ,灑涕循城拾棄孩 。」 〈次韻劉貢父李公澤見寄〉

 

 

3.蘇東坡的寬容


◆ 道德的一刀切和兩極化
◆ 北宋的黨爭和君子小人之爭

一般人常將是非、黑白、對錯、君子小人…等道德一刀切而兩極化,北宋的黨爭在人性的高度上也出現問題,歐陽修在《朋黨論》曾說:「大凡君子與君子以同道為朋,小人與小人以同利為朋」 但蘇東坡的情懷遠遠超出這些。

以蘇東坡和章惇為例,兩人是:年輕時的知己、中年時的好友、晚年時的死敵,但蘇東坡在臨終前給章惇的兒子章援一封信寫道:「軾與丞相 (章惇) 四十餘年,雖中間出處稍異,交情固無所增損也。」 〈與章援書〉

 

北宋的文人很多,卻都不如蘇東坡的人道精神、悲憫情懷和寬容的心胸。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