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聯絡我們電子報訂閱字級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 參與紀錄
  • 追蹤清單
  • 讀書會活動
記錄個人報名參加的課程與活動。
將你有興趣的課程、活動與書籍,通通放進來,日後點選瀏覽更方便!
藉由共讀分享的過程,激發對生命的關懷與智慧。
目前共有55個讀書會,歡迎加入!

關鍵字 搜尋
熱門關鍵字

李弘祺-近三百年西洋歷史思想
鄭治桂
-義大利繪畫-文藝復興前期 
翁佳芬談合唱音樂之美  
楊照中國傳統經典選讀經典
馬以工世界遺產


Facebook:
敏隆講堂FB . 素直友會FB
MEME覓空間FB  

首頁 > 關於基金會 > 基金會會刊

第91期基金會會刊

下載會刊

一本書演講會及討論:面向歷史複雜性的轉型正義 ─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作者:講堂學員 詹美玲  

時代不斷在轉變,新的書籍與思考陸續出現,但這些不是每個讀書會;或學習者可以馬上接受,基金會把演講和讀書會的模式綜合,發展出『一本書演講會』,邀請作者來、再延續1~2場的討論會,結合演講與討論是讀書會發展的進階版。


今年六月甫出版的《在歷史的傷口上重生:德國走過的轉型正義之路》一書,是臺大歷史系花亦芬教授,親身走訪歷史現場後所撰寫的一本新書,但她為什麼要寫這本書呢?花老師首先說:「一個需要進行轉型正義的社會,其實是個滿載創傷的社會。雖然處理我熟悉的現代史,但心中想的是台灣要進行的轉型正義。大家都知道1989年帶來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我個人躬逢其盛,當時人在西德讀書,柏林圍牆倒了,中東歐的民主運動浪潮帶來蘇聯的掘起,也就是我稱之的”蘇東坡”。」


進行轉型正義所帶來是複雜的歷史,它不是非黑即白、絕對的對或錯、非褒即貶的傳統思考。怎麼看台灣的歷史很複雜,這樣的說法?花老師說:「我們一直用自己的方法、說法,來做歷史教育,而不是開放的方式,轉型正義教育不是愛國教育,我們給歷史太多的使命感...」。因此,轉型正義真正困難的部份在於「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的”共業”」。台灣二個分歧的歷史記憶: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當我們在爭執”歷史記憶”時,是否也陷入了刻板印象?老師在書中花了很多篇章去談這樣的議題。我們只記得自己沒有忘記的東西,全體記憶的本質就是遺忘;而遺忘的真正本質是”公義”,各說各話並不是史觀,它必須有定錨的地方。透過第一階段的闡述,老師做了以下一段小結:
了解歷史的複雜性,可以避免社會在對立的氛圍下進行轉型正義。


第二階段談到加害者與受害者的種種可能性。德國轉型正義究竟是如何推動起來的?老師放了幾張照片:”布蘭登堡”門前重要景點的路標(其中有三個是與紀念碑紀念園區有關)、西德前總理Willy Brandt在華沙猶太人殉難紀念碑前,代表德國向波蘭下跪致歉的巨幅照片(就是有名的”華沙之跪”)、柏林的馬路上鑲著受迫害簡史的「紀念石」...等。德國經驗可貴之處就在於,長期透過這些紀念碑與圖片,讓所有人不斷去記憶,勇敢誠實面對曾經有過、難堪的過往。這些透顯出轉型正義能處理的深度與多元層面,與公民社會的民主化程度密切相關,足證之,政治體制與社會心靈體質的翻轉,是轉型正義二大要務。然而,老師亦以家庭裡流傳的歷史記憶來說明「為什麼德國轉型正義做的那麼好,還是有轉型正義推動上的問題?」以《爺爺不是納粹:德國家庭記憶裡的納粹歷史與大屠殺》”一書為例,回顧歷史時的講述者,是將自己視為加害者、受害者或英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 影響不容小覷,它是會一代影響一代。


面向歷史的複雜性,開啟社會的大訴說與重視歷史記憶的灰色地帶,我想是這部份的重點所在。


如同花老師一開始所言,「民主」的路是蜿蜒、需要花時間捍衛;「轉型」更非一蹴可及,需要時間更要給予修正的空間。老師於結語說:「當轉型正義開始上路,社會就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檢視過去的錯誤行為、得以讓民主更深化,我們也才有機會一起打造正向的歷史記憶。」花亦芬教授的史學家背景,著實精彩地為大家上了一堂寶貴的文史課程。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