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聯絡我們電子報訂閱字級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 參與紀錄
  • 追蹤清單
  • 讀書會活動
記錄個人報名參加的課程與活動。
將你有興趣的課程、活動與書籍,通通放進來,日後點選瀏覽更方便!
藉由共讀分享的過程,激發對生命的關懷與智慧。
目前共有55個讀書會,歡迎加入!

關鍵字 搜尋
熱門關鍵字

李弘祺-近三百年西洋歷史思想
鄭治桂
-義大利繪畫-文藝復興前期 
翁佳芬談合唱音樂之美  
楊照中國傳統經典選讀經典
馬以工世界遺產


Facebook:
敏隆講堂FB . 素直友會FB
MEME覓空間FB  

首頁 > 關於基金會 > 出版品
作者: 黃春明
出版日期:2009/05/15
SBN:9575228308
頁數:256頁
定價:300元
會員價:--元
  • 簡介
  • 序文
  • 目錄
《放生》寫發生在農村裡一則又一則的故事,是村鎮裡老人的眾生相、浮世繪,黃春明用生花妙筆,描摹了這些身處社會邊緣的老人群像,例如瞎子阿木、一位像土地公的銀鬚老人、為村民唸報紙的「現此時先生」等等。這些老人過去為了哺育子女和打拚經濟流血流汗,現在卻被流「放」到鄉下,任其自「生」自滅。

在《放生》的字裡行間,可以感受到臺灣社會面臨產業轉型時所造成的的落寞。其內容仍秉持著黃春明一貫的悲憫筆調,為高齡化社會的現在與未來,創作出獨具見地的小說世界,允為當前文學界最重要的小說作品,更是文壇注目的一大盛事。
我八歲那一年暑假,母親感染霍亂病逝。她拋下我和四個弟妹;最小的么妹還是一個嬰兒,出生才五個月。她好像比我們更懂得要找母親,那一陣子的日子特別愛哭,一哭就哭個不停的時候,連左鄰右舍的好厝邊,也覺得心情有一份說不出的煩悶。照顧我們五個小孩,是一個很沉重的擔子,它分秒不放鬆地壓在祖母的肩膀。但是重擔裡面,最有份量,最重最煩人的算是我。由於母親早逝,加上成長背景中諸多不順遂,我常常自憐自棄,覺得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直到我讀到沈從文、契訶夫的作品,從那麼遙遠的地方撼動了我的心,尤其是契訶夫的作品,其創作年代,連我爺爺都還沒出世!但他所寫的人物竟讓我讀到哭了出來,後來我就沒有再為自己哭過,我已突破了自憐的繭。自小,我在團體、人群裡始終找不到一個位置,直到後來我向聯合副刊投了〈城仔落車〉的稿子,受到素未謀面的主編林海音肯定 ,彷彿也給了我的人生一個定位。其後我在中廣負責廣播節目,當時的播音員多半從報章雜誌剪下一些文章,在狹小的播音室,透過麥克風傳送給聽眾,而我卻頗不以為然,在我的認知裡,只要聲音能透過我的麥克風播放出來,就是播音員,而麥克風能播什麼樣好的內容讓人聽,那個地方就是播音室,如此說來,地球原本就是一個播音室。這些都是文學所給我的影響。

容格曾說,說一個人對自己出生地有了認同,人格的成長才不會受到扭曲。這是以積極面而言,我是從消極面來證明:我曾經在家是個壞孩子,在學校是壞學生,被四所學校退過學,民國四十七年屏東師範畢業。那時候的屏東對我們宜蘭人來說,遙遠得很,連做生意的人心也沒踏腳到。事後我並沒怎麼變好,但是也沒變壞下去,因為在坎坷的成長過程中,在心底的深處,我聽到呼喚。這一聲,或是聲聲的呼喚,像母親終於把迷途浪子喚回頭了。
在正常的情況下,初學的人想寫小說的話, 一定是寫他自己,或是他最熟習的人物和環境。在這個起步上,我是正常的。開始時我寫了不少關於自己的東西,包括自己覺得全世界都跟他對起來的那種感覺,其中最典型的一篇,即是我拿來在我的集子前面做序,嘲笑它是蒼白的〈男人與小刀〉。過後就寫熟悉的身邊人物,他們要不是鄰居,就是羅東的小同鄉。像〈鑼〉裡面的憨欽仔,就真的有這麼一個人。我寫自己和寫他們,這都是很自然的事,那麼恰好他們是小人物,對他們和家鄉卻有一份說不出的感情,在這兩造之下,寫出小說來時,碰巧形成擁抱小人物的熱烈的場面來。如果我不在那裡長大,假定是在台北,那0麼我想,初期我的小說就不是這樣的面目了。

其實我一開始寫小說,是以玩票性質涉入,可是玩得很入迷。在求學時期功課給當了。到了社會,特別是結婚移居台北謀生時,有幾次為了趕小說丟工作、換工作、使小小三口的家庭陷入困境。有幾次因為不能按時付一個月六百元的房租,為了避開二房東,大清早五點就出門在台北市到處亂逛,逛到九點進公司上班。當時常遇到不如意的糟糕事。好在寫小說入迷的人,有一種不可救藥的,幸災樂禍的態度面對自己,安慰自己說:只要不死,體驗很寶貴。我是在這種不是很順利的日子裡,在自己身上認識了那個頂頂有名的阿Q;至於認識魯迅先生的阿Q,則是以後很以後的事了。在我寫所謂的鄉土小說的那個年代,從經濟效益的觀點看的話,寫小說和生活絕對是矛盾。可是說也奇怪,那時代的小說,被視為創作也好,成為完整的作品審讀也罷,小說好像具有什麼不能言狀的魔力,吸引寫小說的人,讀小說的人,很多都為之神魂顛倒。以我來講,我的作品在同仁雜誌《文學季刊》發表是沒稿費的。這不但不能怪,我還和當時的同仁一樣,永遠懷著一份很深的感激《文學季刊》哪。當時《文學季刊》的主編尉天驄教授,不知怎麼鼓動他那三寸不爛的舌頭,去說服他姑媽尉素秋教授的,或是尉姑媽認為年輕人辦雜誌是好事,比去吃喝玩樂好。所以給了一點錢,讓我們大家有個青春期的成長園地。從此我們志同道合的朋友:陳映真、王禎和、七等生、施叔青、劉大任等等,還有指導我們的何欣姚一葦先生,經常不具形式相聚一起、分析大家的作品,鼓勵大家。我真不敢想像,如果沒有《文學季刊》那些前輩和朋友,黃春明現在在做什麼?以我的想像,我一定變成一個令我自己看不起的人吧。在那窮苦的日子寫稿,收到讀者鼓勵的信,和報章雜誌上時常讀到對我作品的評介時,是我最愉快的事。它們常常像及時雨,每當我被生活逼得喘不過氣,怪起小說來的時候,文評和讀者的信就出現。就這樣我和小說一直保持著藕斷絲連的關係到今天。

七0年代台灣面臨了退出聯合國與釣漁台事件等衝擊,國人的民族主義因這些國際事件而高漲,甚至顯得激動,這是很自然的事情,絕對是對的。所以我寫那樣子的作品也是很自然的事,慷慨激昂並沒有錯,文章裡不是都只有冷冷的描寫,應該什麼都有。當時的知識份子確有那些惡形惡狀,像是崇洋媚外,但我所看到的那些小人物是那麼老實,他們有責任感,而知識份子沒有,只是在飆他自己的身份,展現他們的知識,所以我在寫知識份子的時候很容易自己就會跑出來。我想有些人是認為這種寫法容易感染讀者,讓讀者沒有自主的判斷力,才否定這些作品。

在每一個時代,感性太多的時候我們就批判,但現在理性太多了,就需要感性,所以情感在現在的社會非常的重要。感性是普遍的存在,理性要通過訓練,所以到後來變成了一種特權,擁有理性的知識份子,變成在玩理性,當然這也可以玩得很美很冷。感性是普遍的存在,就如同人皆有惻隱之心一樣,容易動容、感動。我認為寫作,冷冷的寫或熱熱的寫都可以,但都不要講明。若表現非常成熟在敘述一個情節,不會因為某一種情感而擾亂了他,讓他的語言狂飆起來,這也很好。
總序
序——李瑞騰
自序
現此時先生
瞎子阿木
打蒼蠅
放生
九根手指頭的故事
死去活來
銀鬚上的春天
呷鬼的來了
最後一隻鳳鳥
售票口
附錄——空氣中的哀愁——蔡詩萍專訪.王妙如記錄整理
 延伸推薦

尋路青春

作者:楊照  
睽違十五年,楊照最動人的青春紀事書寫, 帶我們走進五年級生的共同記憶 我們在他的記...
  追蹤

契訶夫作品精讀

郭強生  2017/11/23 - 2018/01/11
郭強生老師本期將帶領大家精讀的是俄國作家契訶夫(⑴nton Chekhov,1860~19...
線上報名 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