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聯絡我們電子報訂閱字級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 參與紀錄
  • 追蹤清單
  • 讀書會活動
記錄個人報名參加的課程與活動。
將你有興趣的課程、活動與書籍,通通放進來,日後點選瀏覽更方便!
藉由共讀分享的過程,激發對生命的關懷與智慧。
目前共有55個讀書會,歡迎加入!

關鍵字 搜尋
熱門關鍵字

李弘祺-近三百年西洋歷史思想
鄭治桂
-義大利繪畫-文藝復興前期 
翁佳芬談合唱音樂之美  
楊照中國傳統經典選讀經典
馬以工世界遺產


Facebook:
敏隆講堂FB . 素直友會FB
MEME覓空間FB  

首頁 > 關於基金會 > 出版品
作者: 簡靜惠
出版日期:2009/06/01
SBN:978-957-0351-22-4
頁數:175頁
定價:250元
會員價:200元
搶先閱讀 
  • 簡介
  • 序文
  • 目錄
  • 專文推薦1
  • 專文推薦2
洪建全基金會成立於1971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那一年。

成立基金會的初衷,是洪建全先生單純的感恩心、同理心與關懷心:一方面是企業家回饋社會的良善心情,同時也有整合零星捐助,發揮節稅的效果。但是,光有回饋的心念,並無法保證一個基金會能保持順暢運作,必須有人深刻瞭解回饋心念背後的價值,並且透過行動來落實、詮釋這個價值。在這個過程中,用實際的作為體現了抽象的善念,同時,抽象的價值也成為指導行動的準則,長久下來,累積出可觀的成果。

基金會成立之初就由學歷史的簡靜惠擔任執行董事,興辦各項教育文化事業。洪建全基金會在1972年創辦《書評書目雜誌》、1974年設立兒童文學創作獎、1975年成立視聽圖書館、1987年籌組素直友會讀書會群、1991年設立洪敏隆人文紀念講座、1995年成立敏隆講堂、2007年成立素直學堂、MEME覓空間……。多年以來簡靜惠以一貫的積極行動力,以文藝為大方向,為愛台灣這塊土地,默默奉獻心力至今。

回顧過去三十多年走過的足跡,洪建全基金會在不同階段所播下的種籽,面貌、領域、形式或許有所不同,但是善念、分享與熱情,一直是基金會從事各種活動最核心的「文化基因」。這個基因和熱度也將會跨越世代,傳承下去……。

在歷經多年策畫與整理,簡靜惠老師將三十多年來經營基金會的心得與經驗彙整出版《善念的種籽》一書,以此分享關心與參與基金會運作的朋友,更希望藉此提供對非營利組織經營與發展有興趣的社會大眾參考。

善念的種籽在綿延
作者:簡靜惠

二○○六年年初,我想到基金會十一月就滿三十五年了,如果把這些年來的工作成績編輯成書,應是一個很好的紀念。當時我的兒子裕鈞與淑征新婚不久,兩人成立十一事務所,專營建築規劃與設計,於是我就請他們為基金會重新設計Logo並規劃新空間,兩人也欣然接受。

基金會成立於一九七一年的十一月,那一年裕鈞已滿二歲,妹妹于倫在年初出生,我常帶著他們進出基金會,他們很小就知道這個基金會在我們家族中的份量與價值。多半是我在五樓開會辦公,他們在視聽圖書館二樓兒童閱覽室裡看書、玩耍、參加活動。我在養育他們的同時,也帶著基金會一起成長,所以說基金會是我的第三個孩子也不為過。

我的媳婦張淑征是建築師,對空間的感覺及領悟相當敏銳又有創見,我們三人再加上與基金會的同仁經過一番溝通、努力與長時間的腦力激盪並謀合,把原先要做三十五週年慶祝延伸到未來的發展。這本為三十五週年編寫的書,不只要記錄過去,也要昭告未來;基金會的承傳不是只在歷年成果的陶醉,同時也承擔著未來發展的應許。

但是在整理資料、訪談、寫作編輯的過程中,才發現自己的內心非常矛盾、焦慮、複雜:要想將多年的成果充分呈現,又覺得不宜說得太多;基金會當然是我的BABY,投入多年的心血,可又不願意把自己的心路歷程講太多;想要將經驗與心得與大家分享,又擔心被批太自大高傲,要詳述機構的業務又要有可讀性,同時也不想流於太個人化。在過程中與同事、編輯不斷抗拒、拉扯、辯論終於獲得和解、共識……,增加了許多困擾及作業往返,真是對不起編輯群。

二○○七年,洪家老宅出售改建,我的內心再度承載著許多不捨與悲傷難過,最後我以「轉」的心情做為老屋拆除前的「臨終關懷」。這些點滴將集結出版《洪樹林之歌紀念DVD》,算是本書的插曲。

回首過往,因緣雖有聚合離散,物質雖有成住壞空,但是善念的種籽卻會流轉衍變。這本《善念的種籽》源自洪建全、洪游勉夫婦的善心:簡單純淨的正念引發了一連串的發生發展,自當綿延不絕。
● 基金會緣起--- 一顆善念的種籽落在土裡 p. 06
● 書評書目雜誌--- 灌溉文學沃土 p. 22
● 兒童文學創作獎--- 開風氣之先 p. 40
● 視聽圖書館--- 從獨樂到眾樂 p. 60
● 文經學苑--- 為企業注入人文精神 p. 80
● 敏隆講堂--- 化思念為分享 p. 98
● 素直友會--- 全民讀書運動 p.116
● MEME 覓空間--- 藝術與社會實踐 p.136
● 藝文贊助--- 有心插柳柳成蔭 p.152

● 後 記:善念的種籽在綿延 p.165
● 附 錄:歷屆董事名錄、基金會大事記、基金會重要會務年表 p.165
人人都可以是「NPO」-- 談培養文化公民
作者:簡靜惠

最近一陣子我變得有點像一個「好管閒事的老太婆了」!

說是〝老太婆〞並無貶抑自己的意思,本來我就是一個高齡者(注意是高齡,而非老化或老病哦!)有更多的自在、自如與自信……。而〝閒事〞是本來就存在那兒,可以很在意、也可以不理的事兒,端看有多少的「關心」與「熱心」……,這些都是我本有的個性。好管閒事是熱心公益的表徵,只要態度得宜,應該是身為一個「現代公民」的職責,我呼籲我的朋友也一起來「管閒事」,只記住管的事不能太私自,太瑣碎。

我最近管的「閒事」很多,前陣子到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看「董陽孜書法作品展」,順道去台中酒廠創意文化園區,結果是週日不開館;想轉去二十號倉庫看展,在台中火車站找不到正確的指引標誌,即便是觀光局旅遊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也一問三不知,透過該中心電腦查詢,網頁又都是亂碼……。旅客都到了台中卻找不到想去的藝文場所,真讓我扼腕嘆息。

我當下發揮公民的角色,不僅對服務中心提出抗議,更填寫意見表糾正,並要求觀光局回覆!又上週去南部演講時住宿旅館,許多新興的商務旅館硬體設施雖好,但軟體服務就有待改善,我也不厭其煩的告訴對方有那些需要改進的地方,嫌貨才是買貨人,我一再表示:「我會再來住!」,但是請你們聽聽顧客的聲音。

我想應該把「管閒事」改為「管賢事」比較好,把私利的事及個人情緒放開,而以「公眾的」、「與社會大眾相關的」、「可提升大眾觀瞻及美感的」賢事為主要。比如:公共領域的衛生、秩序、規範的遵守、行為的合宜、進而群體的相互態度、禮儀、或社群文化的形成與提昇……等等,都可以是現代公民必須關照之處。這些也是所謂「第三部門」,或「非營利單位」(NPO)在從事的工作,是每一個公民都可以發揮的公益角色,人人都可以是「NPO」。

洪建基金會自成立(1971年)以來就很清楚是第三部門、非營利組織──「NPO」的角色,也明白的定位在社會教育文化工作的推動,培養「文化公民」(包含潛在的公民──兒童)是一直以來不曾間斷的重點。讓現代的公民有:愛讀書、喜好藝術文化、主動關心社會的習慣;培養「愛書人」、「讀者」、「藝文欣賞者」、「觀眾」等相關主題,縱使計畫內容有更新變動,但中心思想是一致的。

這麼多年了,我希望我們的「文化公民」可以行動了:去讀書、去看戲、看畫展、參與藝文活動……,甚至是去「管賢事」。
(本文轉載自61期素直季刊/作者為洪建全基金會董事長)

註:「NPO」Non-profit Organization 非營利組織
從CSR觀點-- 談以文化教育為使命的企業型基金會
作者:黃秉德

在全球化影響下,企業所獲得的利潤,並非單純來自於企業經營的結果,同時牽涉企業所處之國內外環境、文化、政治、社會等各項因素,因此,就長期發展來看,企業善盡社會責任,可兼顧企業成長及永續經營等長久利益。

所謂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SR),是指企業對治理(Governance)、永續(Sustainability)、社會(Society)等面向,做出合於道德的行為,不只對股東(stockholders)負責,還包括對所有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負責。對企業而言,企業型基金會之設立與運作,就是企業為實踐社會責任所採用之一種有組織的方式。企業型基金會若能充分發揮功能,自然會獲得社會大眾的認同及企業聲望,直接或間接地對企業的存續與營運產生貢獻。因此,積極的企業會投入一定的資源與人才,企圖為企業品牌與社會公益同時創造一定的價值。

相對於規模小、資源少的民間團體,企業擁有充足的人力、財力與執行力,因而往往被社會大眾賦予過高的期待。實際上,企業的主要責任仍在經濟層次,以滿足投資人、顧客的要求為第一要務。若選擇的公益標的與企業專長無關,企業的學習成本必然高,效益不易呈現,容易形成資源浪費,稀釋投資人利益,難以獲得長期支持。

管理大師波特認為,企業應從策略的角度檢視其公益責任,並與該企業的核心能耐結合,從價值活動中落實。換句話說,企業應以自己的專業專長來貢獻社會,做自己能力做得最好的事。因此,企業型基金會的核心業務,就應以企業的核心能耐為本,以做得便利且做得好的公益項目為範圍。這就是企業對於資源運用的基本原則 ── 追求效益與效率,從事公益事業也應如此。

股神巴菲特將大量的資產捐給比爾蓋茲的基金會,因為他認為微軟的創辦人比他更能善用這筆資產,創造更大的公益價值。企業型基金會也可以像巴菲特扮演贊助人的角色,也可以像比爾蓋茲扮演執行者的角色。公益事業的推動,企業型基金會可以有不同定位,藉著與其他組織的分工與合作,擴大社會公益的效果。

以文化教育為宗旨的企業型基金會,相對於政府官方角色而言,代表的是民間自發的關切,或是文化社群的共同核心價值,呈現出來的是民間的自主性。一般文化團體少有豐沛的資源,加上規模不足,以至難以持續。幸有企業型基金會的投入,彌補政府之不足,使得缺乏資源的文化項目,得以延續。

近年來,全球化的發展,企業作為對社會與環境的影響越來越大,企業社會責任已經逐漸被主要國際市場所重視。就企業型基金會決策面來說,實屬企業附屬單位之一,一切運作都屬企業集團的行為,自然地須善盡社會責任。因此,我們可以從企業社會責任的三大範疇──治理、永續、社群三個角度,來檢驗文化教育使命的實踐。

一、提升治理與決策的公共性:企業主或其重要家族成員對於特定文化項目的執著,往往決定了企業型基金會的方向。若能長期地支持,必在特定品項的廣度與深度上,產生一定的成就。縱使企業型基金會能夠長期專注聚焦,仍是有限的人力與資源,若能在治理與決策過程中,開放多元背景與專業的人士參與,則可與社會脈動更加結合,讓文化教育有更多的創新與更豐富多元的面貌。

二、結合永續於文化環境之中:對待環境的方式,是人類文化的一部分。企業型基金會應如同有責任感的企業,針對環境議題檢視基金會作業流程、終端產品或服務、工作場所設施等,並做積極回應。而從事文化教育課程設計時,應將環境永續課題融入文化教育素材中,讓永續環境成為重要的文化價值。

三、發展文化教育的夥伴關係:企業網絡與其利益關係人提供了廣大的資源、夥伴與學習者。企業在贊助或推動文化教育時,應該納入企業的利益關係人及其員工。盡責的企業必定對員工的發展與福利做重大的承諾,當企業投入文化教育的使命時,員工應該一起參與學習或推動。企業網絡的合作廠商、顧客與相關利益關係人,如投資人,都可能受邀成為文化教育的夥伴與受益人。

文化教育的範疇是寬闊的,無論其目的是文化傳承或專才培育,其內容、方法、對象等差異所產生的複雜度,需要政府、企業、民間三個部門共同經營。然而,政策的周全與延續,總在政權更迭頻繁下,顯得困難重重,有限的補助也僅是杯水車薪。在文化消費還只是停留在倡議階段的時髦名詞之際,企業型基金會的贊助與投入,具有其不可或缺的角色。

文化教育需要企業部門資源與執行力的挹注,同時企業主與其家庭成員的投入代表民間參與的精神,使得文化教育能夠活潑永續。如果公益社群中沒有企業型基金會的參與,第三部門的自主性與執行力勢必如風中殘燭,儘管可以照明,但隨時可能熄滅,難以聚焦、無法永續。期待企業社會責任的觀點,能夠帶動企業型基金會成為更開放多元的組織,結合所有內外關係網絡,有效形塑友善的文化環境,共同推動文化教育。
(本文轉載自61期素直季刊/作者現任政治大學EMBA非營利事業管理組召集人)
 延伸推薦

管理的心(原名:除了麵包之外)

作者:簡靜惠  
企業的利潤導向,曾經引領我們走進豐饒之境;然而,一路下來,我們看到的是越加侷促的遠景。淹腳...
更多介紹 追蹤

遮蔽的天空

紀文章  2016/08/20 - 2016/08/20
近幾年台灣公民意識崛起,許多紀錄片正記錄著台灣邁向公民社會的重要時刻。 期待透過以「公民...
線上報名 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