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聯絡我們電子報訂閱字級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 參與紀錄
  • 追蹤清單
  • 讀書會活動
記錄個人報名參加的課程與活動。
將你有興趣的課程、活動與書籍,通通放進來,日後點選瀏覽更方便!
藉由共讀分享的過程,激發對生命的關懷與智慧。
目前共有55個讀書會,歡迎加入!

關鍵字 搜尋
熱門關鍵字

李弘祺-近三百年西洋歷史思想
鄭治桂
-義大利繪畫-文藝復興前期 
翁佳芬談合唱音樂之美  
楊照中國傳統經典選讀經典
馬以工世界遺產


Facebook:
敏隆講堂FB . 素直友會FB
MEME覓空間FB  

首頁 > 敏隆講堂 > 課程介紹   
加入追蹤
推薦好友
友善列印
場次 時間 課程主題 課程隨筆 主題影音
一  2016/03/09  莊子系列十-第一講  
二  2016/03/16  莊子系列十-第二講  
三  2016/03/23  莊子系列十-第三講  
四  2016/03/30  莊子系列十-第四講  
五  2016/04/06  莊子系列十-第五講  
六  2016/04/13  莊子系列十-第六講  
七  2016/04/20  莊子系列十-第七講  
八  2016/04/27  莊子系列十-第八講  
九  2016/05/04  莊子系列十-第九講  
十  2016/05/11  莊子系列十-第十講  
十一  2016/05/18  莊子系列十-第十一講  
十二  2016/05/25  莊子系列十-第十二講  
 詳細內容

課程名稱:莊子系列十
主題:莊子系列十-第十二講
時間:2016/05/25      場次:十二  

  隨堂筆記   整理:黃明倫

 

 

內篇的知是上下層次超越的區分;外篇的知是平對左右界域的區分

 

「道心之知」是從「成心之知」的知往上,不知,這個「不知」就是道心的知。「不知」就是無執著分別,等同道家講的「虛靜心」。虛靜心觀照,就會照現一切。「以俗觀之」就是「以差觀之、以功觀之、以趣觀之」,這些也講「因」,「因其所小/大而小/大之,萬物莫不小/大」,這個「因」所順任的是他成心的知所執著,順任對方的執著所給出的認定。《齊物論》、《大宗師》的知是從下到上,「不知」是在上面,不在對面。道家要凸顯的是超越的區分,是不同的層次,所以「不知」才是「知」,是虛靜觀照。《齊物論》「因是已」的「因」是「因其所是而是之」,是觀照照現的意思。所以「以道觀之」跟「以物觀之」是不同的層次,以道觀之是道心之知,他講「物無貴賤」,事實上不是最好的話,應該是通過「道心」的虛靜觀照之後照現,所以「萬物皆貴而無賤」。因此「以物觀之,自貴而相賤」,一定是把標準訂在自己,建構標準,成心就是我通過我的心去執著,執著以後構成一套標準,把貴的標準訂在自己所以「自貴」。別人跟我不一樣,叫「相賤」。《齊物論》「因是已」的「因」是虛靜觀照,《秋水》「因其所大而大之,則萬物莫不大」的「因」是互相尊重。

 

《齊物論》「知,止其所不知至矣」、《大宗師》「以其知之所知,以養其知之所不知」,「不知」就是不執著「不知」才是真正的知。《齊物論》「庸詎知吾所謂知之非不知邪? 庸詎知吾所謂不知之非知邪?」你怎麼知道我所說的「知」不是「不知」呢?而我所謂的「不知」才是真正的「知」呢?你執著就看不到別人,當然不知。自以為知的人是「不知」的。因為你所知的都是你的執著。用你的執著來評量天下人,是不是合乎我的標準。「不知」才是真正的知,知反而不知。「知」是執著,執著就看不到別人,所以不知。不知是無執著,所以看到每一個人才正真的知。《大宗師》「庸詎知吾所謂天之非人乎?所謂人之非天乎?」,你怎麼知道我所說的「天」不是指「人」呢?而我所說的「人」不是指「天」呢?這叫天人合一。你要知天之所為,一定要通過人去知,從知養到不知,人就跟天一樣。我們的心沒有執著就跟天道一樣地貼近,等同天道叫道心,叫道心之知。在人間執著一套,用自己做標準來看別人,叫成心之知。「不知」、無心才會看到對方,看到他的同時生他,這是道家的生成原理,叫「有生於無」。虛靜心是無,通過我們的無,看到人世間所有的美好,萬物皆貴而無賤。

 

因此《秋水》「計人之所知,不若其所不知;其生之時,不若未生之時」的「知」已經定不住了,「量無窮」,用遠近來看空間有無窮盡的可能性,任何一點都可以。「分無常」,氣運不定、社會太多的變化偶然,所以活出一生的分量是不定常的。這個就是告訴我們,你的知是定不住的。這個叫「異變」,就是你的存在處境產生不同的效應,這個效應就是「勢之有也」,自然之勢本來有的。所以這個「知」是執著,已經定不住了,那你的「成心」的成就成不了了,既然成不了,請問你如何比較?何況是你生之時的知,跟未生之時的知進行比較,這怎麼能比較,沒有辦法相提並論。未生之時,根本人還沒有來到人間,知都還沒有開始,怎麼說他「不知」呢?構不成比較,這不能相提並論。所以我們不能用父親的經驗去告訴兒女,我以前怎麼樣,你就要怎麼樣,這不能講,此一時,彼一時。所以「知」,定不住,成也成不了,既然成不了,沒有辦法有一套是非的標準,你怎麼能夠比較?而且最嚴重的是把「生之時的知」跟「未生之時的不知」來比較,這算什麼比較。連相提並論的可能性都沒有,那個人都沒有來到人間,你要怎麼比較。

 

以趣觀之,因其所然而然之,則萬物莫不然;因其所非而非之,則萬物莫不非;知堯桀之自然而相非,則趣操覩矣。

 

「趣」是志趣,你志趣在那,你的行動就會往那邊走。以志趣操持來看,順任萬物所執定的然非之分,而給出或「然」或「非」的判別,那麼要說「然」,萬物沒有不是「然」的,要說「非」,萬物也沒有不是「非」的。「知堯桀之自然而相非」,「自然」是「然自己」,就自以為是,叫自然。不是然從自己來,就把「然」的價值標準訂在自己叫自然,就自以為是,自是而相非。把標準訂在自己,別人跟我不一樣,所以他錯了。《大宗師》「與其譽堯而非桀,不如兩忘而化其道」,與其去讚美堯,非難桀,不如把堯的善,桀的惡一起放下,一起放下以後大家都回到道,道是無執著無分別,一體無別,大家都本德天真,大家都「復歸於嬰兒」、「復歸於樸」。大家一起得救,不要你傷害我,我傷害你。所以為什麼會墮為桀?只因為他想當堯。不如無執著分別,一起放下,沒有堯跟桀的執著分別,把人間的成心之知的知解消,從成心之知的知,進到道心之知的不知,這叫「兩忘」。「化其道」,大家都在道裡面「化」,一體無別。「化」就是回到道裡面的一體無別。

 

所以《秋水》僅能「破」,而無所「立」。就「堯桀之自然而相非」與《大宗師》「與其譽堯而非桀,不如兩忘而化其道」的論調近似,惟《大宗師》旨在批判世俗人間以堯為善而以桀為惡的價值二分,會帶來「何以墮為桀,只為了想當堯」的負面效應,所以不如兩忘,化掉善堯桀惡的執著分別,而在道中相互放下,各自回歸生命本身的自在美好,此之謂「相忘於道術」。《秋水》僅破解自是而相非,而未有「化其道」的「道通為一」。此即《秋水》何以列為外篇的原因所在。

 

昔者堯舜讓而帝,之噲讓而絕;湯武爭而王,白公爭而滅。

 

從前唐堯虞舜禪讓而稱帝,燕王噲讓位給燕相子之而身死國亡;商湯周武革命而王天下,楚平王孫勝封於邑,起兵反而為葉公子高所滅。

 

由此觀之,爭讓之禮,堯桀之行,貴賤有時,未可以為常也。梁麗可以衝城,而不可以窒穴,言殊器也;騏驥驊騮,一日而馳千里,捕鼠不如狸狌,言殊技也;鴟鵂夜撮鑿蚤,察豪末,晝出瞋目而不見丘山,言殊性也。

 

王位傳承的抗爭與禮讓,聖王堯讓位的美德與暴君桀被流放的惡行之間,結局貴賤不同,完全取決於時代氣運的流轉變化,此中並無定常的律則可說。除了引據史實之外,此下再以殊器、殊技、殊性論證。棟梁大木可用來衝開城門,卻因材大而不能而來堵塞洞內,此說的是不同的器用。世上良馬,一日可以馳騁千里之遠,捕捉鼠類卻不如野貓或黃鼠狼,此說是不同的本能。鴟是貓頭鷹,夜晚可以捉跳蚤,眼力明察秋毫,白天出來,卻睜大眼睛也看不到山丘的存在,此說的是不同的生性。

 

故曰,蓋師是而無非,師治而無亂乎?是未明天地之理,萬物之情者也。是猶師天而無地,師陰而無陽,其不可行明矣。

 

「蓋」是何,何不的意思。為什麼不以「是」為師,那人間就沒有「非」了。以「治」為師,那人間就不會「亂」了。這是不明天地生物的理則,與萬物存在的真實。就好像師法「天」的無不遮覆,而不要「地」的無不乘載;僅保存「陰」柔的作用,而不要「陽」剛的功能一樣,「其不可行明矣」,有天而無地,有陰而陽,是不可能生成,也不可能存全萬物的。這一悖離生成原理的不可行,是十分明確的。

 

問題在,上下兩命題的表述,是以「是猶」加以類比,而性質卻彼此迥異,故此說是不能成立的。因為天地陰陽乃是自然造化的生成之理,而是非治亂卻屬人間天下的心知二分,此相對而立,相因而成的價值二分,是可以解消執著造作,而歸於皆是而無非,皆治而無亂的體道化境。不要老是引「天下合久必分,分合必久」這句話,這句話是很無奈的。這不是歷史的定律,當該如此,沒有這個道理。我們可以避開「亂」,追尋「治」;實現「是」,而避開「非」。不能把「是非」當「陰陽」,「治亂」當「天地」,這是不一樣的。那是心知執著帶出來的。《秋水》未加檢別,而以「是猶」貫串,將墮為價值相對主義的困境。就人間沒有是非,一切都相對。人生都沒有意義,反正都相對。所以不能夠破解所有的價值,看起來這樣好像就沒有束縛了,但沒有價值我們也迷惘、迷失、失落了。一切都變成沒有分別,沒有意義,所以《逍遙遊》還是分小大的。《齊物論》是「破」心知執著的小大,《逍遙遊》是「立」生命價值的小大。你破解了以後,什麼都可以,什麼都一樣,這叫道德相對主義的困境。所以一邊解老莊,一邊要保住老莊在經典中帶給我們一些生命的啟示。如何從人生的困境走出來?解脫、脫困,背後是價值的實現,朗現。不然離苦以後呢?人生不是光沒有苦,還要實現價值的美好。

 

然且語而不舍,非愚則誣也。帝王殊禪,三代殊繼。差其時,逆其俗者,謂之篡夫。;當其時,順其俗者,謂之義之徒。

 

既知不可行,還說個不停,不是愚昧無知,就是欺世妄言。五帝的禪讓,與三代的繼位,各有不同,不切合時代的脈動,而與世俗民情不相應,就被判為篡位奪權;反之,能切合時代的脈動,且與世俗民情相應,就被尊為仁心義士,故人間貴賤的價值論斷,不過是時運機遇的產物罷了。

 

默默乎河伯!女惡知貴賤之門,小大之家!」

 

意謂本無貴賤小大,多言反增困擾,不如一體放下吧!海若告誡河伯,最好少發議論,你怎麼知道「貴賤」從何而來,「小大」又終歸何處呢?回歸道體,不就一體無別了嗎?